主题故事‧来到最后那一天

热度:532℃
每个人的一生中,必将经历生与死,却少有机会学习,如何从容地处理生与死。现今的生命教育打破传统,有的通过阅读绘本故事,让小孩及大人触碰禁忌话题;有的亲临丧礼感受氛围,往后才会更珍惜生命……

报导:谭络瑜
部分图:大育文化提供

主题故事‧来到最后那一天大育文化执行长王淑娟,希望藉由每一本生命教育书籍的阅读,疗愈个人对生死的际遇。

很多人无法触及生死课题,因为忌讳绝口不提,失落与悲痛情绪无法处理。此时,不妨拿起一本书,让文字和图画疗愈心中哀伤,将别人生命故事转化成自己内心的力量。

前不久,马来西亚首个生死特展在孝恩馆举行,现场有多场讲座和许多工作坊、互动展等动态活动,其中的一个角落布置成阅读休闲区,由大育文化与孝恩生命故事馆共同打造。大育文化执行长王淑娟是生死特展七位发起人之一,她希望有个空间让人沉淀,好好思考生命议题,于是与团队选出99本中英文生命教育书籍,现场展示供人阅读。

“生命议题跟每一个人有关,我们内在有很多需要去处理的部分,所以很需要一个空间和时间去沉淀。”王淑娟推广青少年阅读运动多年,一直鼓励大家拿起书本。“阅读,是把时间完全保留给自己的me time;同时阅读也可以是we time,比如说亲子共读、一群朋友做导读分享,或把自己看了一本书的感想,在社群媒体上与大家分享。”

可是,更多时候,我们阅读是要进入自己内心,与自己对话。“当你认真去看一本书,看一个故事时,你就会回到自己内在。我希望借由阅读,让你去看他人的生命故事,可以去反思反省自己的生命。”王淑娟介绍,这次选来99本跟生命有关的书籍及绘本,希望大家能够利用me time,去看看自己的生命,并思考生命意义。

走过鬼门关 母女情深更深

阅读区有对母女坐在窗边沙发上共读绘本,画面很美,吸引了我的注意力。封面书名是《一片叶子落下来》,女儿用很温柔的声音唸给母亲听:“春天过去了,接着,夏天也过去了。秋天已经来到,冬天也不远了。秋天就是这样的,到了叶子离开树枝落下去的时候了。有些人把这个叫做死。”妈妈听得入神,女儿唸着:“我们都会死吗?……万物都会死,不管是大是小,是强是弱。我们先完成我们的任务。我们经历日晒月照、风吹雨打。我们学会跳舞、欢笑。最后我们死去……”

最后,绘本读完了,书合上,我过去提出想和她们聊聊,她们答应了。女儿是46岁的吴俏燕,妈妈是74岁的谢岫女夆。女儿说,小时候妈妈从没讲过故事给孩子听,还好现在可以由她读给妈妈听,享受亲子共读时光。

她俩关系是因为生死,变得更亲密。6年前,女儿生了一场大病,鬼门关前走一遭,当时妈妈忽然意识原来女儿可能比自己先走。“以前都以为我会先走,没想到可能会突然失去女儿,很怕失去她,不知怎幺办……”妈妈回忆起,眼眶泛起泪水,女儿紧紧把妈妈拥入怀,也哽咽了。“当时想到死亡,最挂心的是妈妈,因为还没好好服侍她……”妈妈摸摸女儿脸庞笑说:“很高兴还能见到你。”

主题故事‧来到最后那一天绘本以简明的文字、细腻的插图,丰富想像力和创造力讲述生命的故事,让死亡课题变得不那幺沉重。

生命绘本

我从哪里来?我会去哪里?

为什幺要活着?

死是怎幺回事?

一片叶子回答所有关于

生命的疑问。

——《一片叶子落下来》

享受日月四季 生命足矣

《一片叶子落下来》绘本最触动吴俏燕和妈妈的一段文字,是当叶子弗雷迪思索生命的意义:“既然我们要飘落下去死掉,我们干嘛要生长在这里呢?”另一片叶子丹尼尔回答:“这是为了享受太阳和月亮,为了过那幺长一段快乐时光,为了看到四季,难道这些还不够吗?”

女儿告诉记者,当她最低落时,妈妈给她写了一封电邮鼓励她振作,文字给了她很大力量。抗病成功康复后,她和妈妈一起学习生命课题,读书、上生命教育工作坊,不忌惮地谈论生死和提前安排身后事。“我仍在学习中,以感恩的心生活,每天过得更充实。”也在禅修的她随时觉察自己内心:“偶尔心弱的时候,还是会烦恼担心,就会提醒自己看开些,珍惜眼前人,要说的话及时说。”对于死亡这项未完成的功课,她以八字真言与大家共勉:“安住当下,顺其自然。”

贯彻生命教育 解心结勿留伤

阅读有疗愈作用,这几年王淑娟与孝恩辅导团队走入校园推广生命教育,通过阅读及演讲活动,与学生们分享生死故事,谈失落哀伤。她看到,校园里没有教生命教育,而很多青少年不知如何面对及处理失落哀伤。

她指出,“学校老师教的是技术和知识,可没时间跟学生谈生命和生命教育,更没有足够时间空间,让老师这样做。”

小问题也会是大问题

于是她思考:为什幺生命教育不可以融入生活里头?生命教育就是生活教育,是很重要的环节,为何不能在成长过程中让我们碰触和学习?“当我们和青少年分享生命故事的时候,很多孩子说从来没有人跟他们谈生命和生死。很多孩子在家里,也从来没有听父母谈及生死,更甚者有的孩子从没跟过父母去给长辈扫墓。”

实际上,我们每一个人既有生、也有死,当你无法在家里公开谈生命的时候,便少了学习的机会。一个完全不曾接触过生死相关议题的孩子,当他在人生中无可避免面对生死时,如何处理自己的情绪?“有些孩子成长过程中,没有丧亲的经历,而有些孩子经历丧亲,却无法与人谈论,压抑的情绪会和没有好好处理的失落哀伤,对日后的人生造成影响。”

她发现,很多青少年有许多失落哀伤,不一定来自死亡,也可能是亲子关系、父母感情破裂和其他事情,但没有人去触碰,以致在心里结成伤疤。“就算他们跟同侪好友说,对方也不见得理解,有的索性选择不说,内心积累的情绪无法处理,能够用什幺方式解决?”

从收集孩子听完讲座后的回馈当中,她看到有些孩子发出求助讯号。“或许在大人眼中,青少年面对的都是小问题,但对他们来说却是大问题,若这些问题长期无法解决,将影响他们的人际关系、家庭关系。”

通过阅读 为情绪找出口

推广生命教育时,她鼓励大家阅读,听听别人分享生命故事,通过别人的文字去疗愈自己。她也鼓励人们书写自己的生命故事,让内心情绪有个出口。

阅读是很个人的,有者喜欢读文字,有者喜欢看绘本。大育文化希望推荐生命课题系列丛书,让大家找到适合自己的书,自行去书局或网上订购,这些书也分别可以在孝恩生命故事馆及大育文化图书馆读到。

在99本书当中,淑娟个人特别喜欢绘本《跳舞》,这是一个关于父亲默默守候心爱女儿的故事。而影响她最大的是冯以量所着的《以量的天空》这本书,十多年前她与冯以量走入校园推动生命教育时,以量用此书与学生们分享个人生命故事。“我读过这本书很多遍,每次用四个小时看完,一边读一边流泪,这本书真正促使我走进生命教育。”生命教育道路漫长,王淑娟越走越踏实。

镜头下 轻盈了沉重的诀别

人生大事如满月、生日、毕业、结婚都值得拍照留念,为何一生人只有一次的丧礼就不能拍照呢?丧礼摄影这个在本地尚属冷门的行业,原来已有人默默干了13年,他是丧礼摄影师巢国梁(Caxton Chow)。

婚礼请摄影师很正常,丧礼请摄影师拍照就有点“那个”,很多人脑袋里马上浮现:丧礼有什幺好拍?会不会拍到灵异东西?拍出来是不是全部黑白照,或伤心痛哭的画面?Caxton对种种疑问爽朗一笑而过,每次他向人介绍自己的职业时,要不是被当成开玩笑,就是被好奇问以上问题。

专业态度:信任和尊重

丧礼摄影是一门专业,基本上跟拍活动、婚礼并无不同,只不过场合不同。“大家普遍认为,拍婚礼会有很多开心的镜头,然而,丧礼也不乏温馨的画面,像一些数十年不见的亲人、老朋友、旧同学在丧礼上相聚,谈起亡者生前点滴时开怀大笑,亲友唸悼文说亡者故事时的感动等等,每一个时刻,都是珍贵画面。”

Caxton是一名商业摄影师,2005年起开始拍摄丧礼,现在两者兼做。他认为,丧礼摄影的意义除了记录,留住一个家庭重要的回忆,同时也在纪实传统殡葬习俗,比如慢慢失传的纸扎文化、越来越简化的仪式。

信任和尊重,是一名丧礼摄影师秉持的专业态度。13年来,他的顾客多是口耳相传介绍,有的是回头客,一个家庭请了他三次。邀他拍摄丧礼的顾客都是想要记录亲人丧礼,留下他们最后一程回忆。而亡者大多是病老而逝,少有意外身亡,丧礼氛围也不会过于伤痛。“人之常情,若是太悲痛的死亡,相信家属也不会想让人拍照。毕竟,聘请专业摄影师需要几千令吉,并非每个家庭都有准备负担那笔费用。”

留给小女孩温柔的回忆

为什幺要拍摄丧礼?Caxton给的建议是:“如果你觉得这是对亡者和生者的祝福,那就去做吧。”

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场丧礼,是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孩母亲生病去世。丧礼上,她要求父亲准备了许多彩色气球,下葬那一刻请所有亲友放飞气球,让缤纷的气球伴随母亲上天堂,他拍下气球升空的画面。“大家配合实现小女孩心愿,也相信这样会使她对母亲离去的哀伤减少一些些,至少在她的回忆中留下温柔的画面。”

另外,他最喜欢的一张照片,是那位小女孩与父亲站在母亲灵前,父亲厚实的手轻拍小女孩的背。“我想像这位小女孩以后会成长为一位独立、坚强的女子,在她出嫁那一天,父亲挽着她的手走入教堂,如果那时再让我为他们拍一张照片,两人背影和这张照片放在一起,将是意义非凡的。”

执念一转 丧礼未必哭丧脸

Caxton曾在讲座上与大家分享婆婆的丧礼照片,从医院病房将遗体送往停尸间,领尸、化妆、设灵、入殓到告别式、火化、捡骨,每一个过程都拍摄下来。“看,她的遗容很安详、很美,不是吗?”化了淡妆的她如同安静睡着了般躺在棺木里,隔着玻璃瞻仰也能感觉到这是位慈祥的婆婆,带着儿孙们的祝福安息。

拍摄自己熟悉亲人的遗容和丧礼,想必不容易,但Caxton却无太激动的情绪。“摄影是我的专业,我把它当成工作来完成,虽有不舍,但想及能亲自为婆婆留下最后的影像,记录她告别式的整个过程,那是很有意义的。”最令他动容的是,事后一位远住外国、无法出席丧礼的姨婆,看了照片后告诉他,很谢谢他的照片让她一睹丧礼过程,婆婆也会以他为傲。

在一张照片中,Caxton的父亲和家人在为婆婆捡骨,众人在开心地笑着。他解释照片背后的故事:“婆婆曾动过腿部手术,火化后留下金属零件,我爸开玩笑说不如把金属卖去再循环,其他人被此言逗笑了,我正好按下快门记录下这个瞬间。”死亡,很沉重,但转念以待,也可以变得轻盈许多。

别把死亡看得太负面

Caxton家人思想开放,影响他百无禁忌。“传统文化和仪式应该尊重,但一些禁忌如怕鬼、触霉运是毫无根据的,比如我太太怀孕期间,一位亲人去世了,按照华人禁忌,孕妇不宜出席丧礼,但我们觉得身为家人应该要去,亲情更重要,结果我女儿出生也没事啊。”

“为什幺我们总把死亡看得太负面?何妨换个角度去看待。”他希望用照片改变大家对死亡的看法,于是在生死特展上为公众拍摄“最后的容颜”。提前拍摄自己的遗照,听起来匪夷所思,事实上却有不少人并无禁忌,甚至很愿意这幺做。来拍遗照的男女老幼都有,虽然无法预知何时会用到,但提前拍一张能展现个性、美美的遗照,就确保丧礼上能让所有人看到自己最美的容颜。

“大家以为死亡是不可被提的,拍遗容和棺材很不吉利,其实很多人对死亡的态度很开放,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。”他透露,所有他的顾客都会要求他拍一张亡者全身遗容留作纪念,而他也常在丧礼上看过无数亲友们和棺木合照或自拍。躺在那里的是人,只是比我们提早离去的亲友,这是一场告别式,也是值得纪念的回忆,如此想的话,又有何惧?

为往生者量身订做 独一无二丧礼

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,有各自的个性,死后是否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告别式,办一场个性化丧礼呢?

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最爱最在乎的人过世了,你会怎幺做?华人对于殡葬一向避之则吉,所以只能按着“习俗”、“传统”仪式走。其实丧礼不应只是一种仪式,反而是纪念亡者宝贵的一生,让生者回忆与亡者的点点滴滴,陪亡者走最后一段路。

这几年,丧礼已经逐渐跳脱传统的许多观念和做法, 除了将丧礼精简化外,有一些人喜欢以“量身订做”方式,设计属于自己的告别式。就好像个人化的婚礼一样,依照亡者本人特色和需求来规划丧礼,一方面提供家属亲友缅怀,一方面也是对死者的专属纪念,让丧礼意义有了不同层次。

礼仪师陈勇丰在殡葬业服务,陪伴过300个丧亲家庭,为逝者圆满生命最后一件事,期盼丧礼能和缓悲痛,从死亡中,学习活着。

“每个死亡背后都是一个失去亲人的故事。”他看见家属面临死亡突然而至的惊慌,也看到家属坦然接受死亡的容颜。他分享一个“爷爷终于回家了”的故事,老人在医院往生后遗体送回家里,家人把他放到生前最爱躺的沙发上,准备了咖啡和报纸放在一旁,亲人们围在旁默默悼念、谈天缅怀爷爷,一个小时后才让殡葬人员化妆、设灵、入殓。

“死亡不紧急,但你还想为亲人做什幺事?”陈勇丰提问时也不忘提醒身为礼仪师的自己:接受死亡,将心比心。他的任务是尽量让家属实际上、情绪上都能安全,而且开放地与死亡和亡者有互动,不留下遗憾。”

道谢道歉道 爱说出心中话

个性化丧礼并非要引人注目、排场很大,也不一定得花很多钱,重点是展现亡者的个性,让来送别的人有连结互动,好好道别,拥抱哀伤。

陈勇丰鼓励家属在丧礼上谈谈亡者的故事,人们常常从亲友分享中发现亡者的另一面。“每次听都很多感触和不舍,死亡可以原谅一切,大部分生者都会道谢、道歉、道爱。一个人若有认真地活,原来做的一件小事、说的一句话,其实让其他人受益,这些话若没说出来,你永远不知道。”

个性化丧礼是以类似办活动的方式来规划丧礼,但是要以此方式举办,必须亡者有明显的特色或喜好,还有个人特色鲜明,同时也要家属有心有概念和参与,否则就不太会做此安排和规划,因此目前以此方式举丧者尚属少数。

每个人可以想一想,你要一个怎样的告别式?想穿什幺衣服、放什幺歌、准备什幺食物、饮料,都可以和身边人谈一谈,也许那是送给他们最后一份礼物。他强调,提前计划丧礼并非消极,向死而生,我们更懂得珍惜。他分享心理学家欧文亚隆说过的一句话:“没有充分活过的人最怕死。”

轻推小秋千 向小天使道别

入行4年来,陈勇丰曾帮忙规划过多场个性化告别式,在《个性化丧礼的意义》讲座上分享了其中一个特别感人的个案。亡者是一名4岁小妹妹,父母亲坚持要为她办一场温馨的丧礼。在与父母沟通后,灵堂布置成舒适的睡房,放满了小女孩的玩具、爱吃的食物和照片。由于小女孩生前喜欢荡秋千,特地做了一个小秋千,架上面放置遗照,每位来道别的亲友轻轻推一推秋千,给她献上祝福。出殡时,礼仪人员准备了彩色气球和泡泡枪,让气球和泡泡伴随亲友陪小天使走完最后一程。

另外一个案例是一位意外身亡的中年男子,太太希望丧礼能够展现丈夫热爱自由旅行、无拘无束、开朗阳光的个性。灵堂设计一反传统,棺木摆在房间中央,亡者如同躺在床上被鲜花围绕。亲友们在告别式上用颜色笔给亡者写信,亲吻亡者额头道别,给家属和亲友留下很深刻的印象。

“我们的文化并不包容死亡,但在一个安全的空间,大家愿意接触死亡,把哀伤转化为思念。我们不能减少哀伤,但可以陪伴哀伤,不让哀伤留下遗憾。”他从协助规划丧礼过程中发现,如果家属能为逝者做一点什幺,那是非常有疗愈作用的。

生前宠它 走后礼葬它

宠物陪伴我们多年,已像家人一样,它们离世时,应当以尊重方式,为它办理最后一程,而非像垃圾般被丢弃,草草处理。

小黑子宠物善终服务(Pets in Peace)是黄浩殷(Thomas)与太太Cath于2012年开办的宠物殡葬公司。

“小黑子”是一只菜狗,是他们家的狗,2011年意外死去。他们亲手挖洞埋葬爱狗,挖了两尺连锄头都锄断了。“那一刻体悟到,要自己动手安葬宠物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很多主人都需要完善的宠物殡葬服务。”

于是,他们在2012年成立了以小黑子为名的宠物善终服务公司,在士毛月买下一块土地,一砖一瓦盖起中心,投资过百千从外国购入火化设备。当时,很多人都不看好这冷门行业,但Cath在父亲鼓励和丈夫家公全力支持下,一步一脚印走来,从最初亲自驾车上门接载遗体,到现在有三辆四轮驱动车和司机,得归功于身边男人成就梦想。

一站式服务

Cath指出,本地宠物殡葬公司不多,但有需求就有巿场,近年越来越多人了解妥善处理宠物遗体的重要性。城巿缺乏土地,自行挖坑埋葬困难且吃力,土地发展难保骸骨不会被挖出;把动物遗体丢弃在河边,污染水源与周遭环境,丢弃在臭气薰天的垃圾槽,污染环境同时对人类健康造成巨大威胁。

宠物善终服务宗旨是尊重生命、有始有终,小黑子提供一站式服务,至今年已处理超过4000具宠物遗体。Thomas介绍宠物善终服务流程,他们会上门接载或主人自行把宠物遗体送到小黑子火化中心,净化消毒后送往火化,主人也可预约观看独立火化。火化后,将宠物的骨灰入瓮,主人可选择将骨灰带回家、海葬,或租用该公司的骨灰塔。

小黑子的宠物永恒纪念室目前有超过80个宠物灵位,有狗猫、天笁鼠、兔子等。每一个骨灰塔都由主人亲自布置,摆着宠物照片、它们的玩具、装饰、食物。中心工作人员每天供养一杯清水,每月都办法会,每年盂兰节办一场超度大法会。

Cath解释,若主人想要为宠物火化前进行丧礼,可请公司安排或租用场地自带宗教师。小黑子中心曾办过各种宗教仪式的宠物丧礼,如佛教道教、基督教天主教、兴都教、西藏密宗仪式。主人也可以进行简单告别式,与宠物做最后道别,亲自送它们火化和捡骨。

爱,一切就值得 为鸡犬办葬礼

小黑子提供过形形色色的宠物殡葬服务,处理过的宠物火化中最奇特的是替一只宠物鸡举行丧礼。

一些主人会将离世宠物打扮得美美送来,带上它们生前最爱的玩具一同火化。还有一位印度人要求给年老去世的狼犬安排灵车,并与家人亲自送殡。

本身也是爱狗之人,将心比心,Thomas和Cath能理解宠物主人要给宠物最圆满的善终。于是他们也很贴心地为每只火化宠物准备一束鲜花,剪下一撮毛做成吊饰,入口骨灰瓮用美丽花布装着送回主人手里,这份心意和祝福为失去动物伙伴而哀伤的家人带来一分温暖。

生命平等 思念无分族类

生命是平等的,虽然它们是动物,却是与人亲密相处生活、共同创造美好回忆的伙伴,死后也会被家人追忆、缅怀。不少主人会不时来纪念堂追思,带来带宠物喜欢吃的食物,跟它们说说话,就像人去墓园探望已逝家人一样。

Cath强调,善终并非将宠物安乐死,生前对宠物好,也不须要死后风光大葬。她希望人们用不同的角度,看待一样的生命。“希望所有主人为宠物完善处理身后事,毕竟它们是陪伴我们的家人。妥当地为宠物善终安排,让主人安心,宠物得以安息。”

纸轻情意重 承载一生爱宠

纸皮可塑性高,安全环保,可以发挥创意制作出各种东西,甚至还可以做成宠物纸棺,为宠物丧礼提供另一个可能性。

陈芳发(Uncle Tan),绰号玩皮Tan,从事包装设计20年,近几年积极推动纸皮创意,带领孩子用纸皮创作各种好玩的东西。近日他办了两场别开生面的宠物环保纸棺工作坊,反应热烈出乎他的意料。

“小朋友,你们知道什幺是生命吗?”Uncle Tan在工作坊开始时发问,在场的不只是小朋友,还有对宠物纸棺感兴趣的大人。他接着问:“什幺是棺材?”小朋友回答:“棺材是死人睡的地方。”

“生命有长有短,如果用数字来代表,有的可以数到100岁,有的只数到20岁。宠物和人也一样,虽然生命长短轮不到我们控制,但当生命结束时,我们可以把它们放入棺材埋起来,然后记住美好的回忆,好好怀念它们。”说完生命,他带领大家给宠物制作漂漂亮亮的纸棺。

留白空间 任主人发挥

纸棺制作过程并不难,Uncle Tan已事先将纸皮依设计裁剪好,只需沿着折线折起来黏好便成,好玩的是大家可以在纸棺外观做各种装饰和画画。作品完成后,不但创意十足,还充满爱。

“我看到很多人都有宠物的故事,画画时很投入,把对宠物的思念和说不出口的心情投注其中,作品并不只是美而已,更多是那份爱令人动容。”没有养宠物的他发现,人和宠物之间的关系如此奇妙动人。

“大家都想为宠物做点事,亲手为它们制作纸棺最能表达心意,即使宠物在生,也可以为它们提前做准备。”他指出,纸皮好处在于轻便,用还没用时可以做收纳或鞋盒其他用途。

“本来办宠物纸棺工作坊是针对小朋友的生命教育,但出乎意料,许多大人和年轻人对纸棺深感兴趣,想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到。”Uncle Tan接到许多询问之后,认真考虑并计划制作宠物纸棺产品,以满足巿场需要。

“纸皮可以做许多变化,能够针对不同宠物做出不同尺寸、设计和形状的纸棺。”唯他坚持要保留空白空间让主人发挥,自行画画装饰写字,为宠物献上最后的祝福。

运送便利 环保实用

Uncle Tan指出,宠物纸棺概念新颖,但在世界其他国家,环保纸棺却早已非新鲜事。“除了环保以外,我个人觉得纸棺也很实用,特别是当灾难发生,很多生命失去时,轻便的纸棺能够迅速输送到灾区,装载遗体火化安葬,为受难者提供最后尊严,这是对生命起码的尊重。”

因为宗教文化等种种原因,纸棺在很多国家都难以普及化。目前,他只对制作宠物纸棺有兴趣,希望可以为宠物主人提供一个选择,让宠物善终更加圆满。

宠物纸棺

用纸皮做棺材,听起来不可思议?其实近年流行环保棺材,一些国家早已开始引用,只不过不普及,大部分人觉得前所未闻。

纸棺由多层瓦楞纸按模具胶合而成,结构简单、成本低、整体轻、无毒无害、防止污染。环保纸棺美观实用,而且坚固可载重。与传统木棺相比,环保棺节省了大量木材,对保护生态平衡,节约能源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,其燃烧所需的时间较传统棺木少约二十多分钟,减少空气污染。